红军攻克天险腊子口,有1位小战士神秘消失,人们为他起名云贵川

红军攻克天险腊子口,有1位小战士神秘消失,人们为他起名云贵川


提示:“云贵川”这个名字太大了,云贵川是中国西南地区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的简称,概指西南时,“川”还包括重庆直辖市,但当时的那个“小战士”的确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英雄默默不语,他的身后却是我们英雄的土地和人民。
 
 
 
我们是从岷县方向走近腊子口的,快到山顶时,大约要经过一个森林公园,有一条隧道,穿越过去,便能看到从山底盘旋而来的路。那路依附在山上,但给我们的感觉是仿佛从山底一圈圈地飞上来的,险峻得要命,因为海拔高、气候多变,能看到的近处的路都没有铺柏油,是泥土是砂石的明亮。腊子口就在那路或者那山的底部,从1935年到现在已经有80多年了,但这路依然留给我们的是心惊,当年的红军就是从这里翻越了迭山的。
 
腊子口是岷山支脉迭山上的一处隘口,长30米,宽3米,两壁绝峰对峙,高耸入云,周围崇山峻岭环拱,腊子河水流湍急,地势十分险要,是甘、青、川三省藏区通往汉区的门户。其位于迭部县腊子口乡腊子口村内,是红军与国民党军队曾激战的地方。
 
 
 
1935年9月,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长征途经腊子口天险,经过一天一夜的淤血奋战,攻破国民党军队的严密防守,占领腊子口,为红军脱离给养困难的雪山草地,顺利进入陕甘宁边区,实现北上抗日打开通途。为了纪念红军长征的壮举,缅怀具有传大历史意义的腊子口战役,今天的人们在那里建立了“腊子口战役纪念碑”。
 
我们要述说的是,在这次战役中的一个小红军战士,在当时他可能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所以,人们称他“小”。
 
红军到达腊子口时,占尽地利的敌军依仗腊子口易守难攻的地形,躲在碉堡里大肆扫射,正面进攻根本无法展开。怎么办呢?一位亲历过此次战役的红军战士在自己的回忆录里,为我们还原了当时的情形:“尽管我们采取了这样的方式与敌人作战,敌人的炮楼和碉堡还是十分坚固,很难被摧毁。敌人的反击更加凶猛,敢死队夺桥再次陷入困局,大家在等待时机。”
 
 
 
这时候,有一些战士已经牺牲了,红军决定组织敢死队,迂回至侧面,攀上陡峭的崖壁,绕到敌人后方。观察过地形,红军发现:敌人在峡谷两边的顶上并没有布防,而在红军面对的是几近垂直的悬崖,根本就不可能爬上去。
 
一筹莫展时,我们说的“红军小战士”出场了,他告诉红军指战员:“首长,我在老家时采药,像这样的地方能上去的!”随后就有了很多书上的类似描述:“红军小战士”以一根带铁钩的竹竿,勾住悬崖缝隙,顺着竹竿最先爬了上去,将接好的绑腿,缠在树干上放下来,后来的战士拉着绑腿一个接一个地全部上去。红军战士爬上悬崖后,向悬崖下的敌军阵地投掷手榴弹。敌军后背突然遭袭,慌乱中逃离阵地。
 
 
 
亲历者的回忆录向我们呈现了胜利的那一刻:“就在这时,桥头上的敌炮楼、碉堡突然连续不断地发生爆炸,敌人被炸得飞出了炮楼和碉堡。”夜空中又升起来3颗信号弹,总攻开始了,山上山下,还有包抄部队,都吹起了总攻军号,向腊子口方向各个炮楼和暗堡里的敌人发起总攻击……而此刻我们连的敢死队员,已经悄悄地爬到了暗堡最近的地方,伸手就将敌人正在射击的机枪与敌人一起拖了出来。敌人见到周围全是红军,赶快举起手来呼喊:“红军爷爷饶命!红军爷爷饶命!”
 
天险腊子口就这样被攻克了,但那位“小战士”却消失了。杨成武将军后来回忆说,“小战士”是苗族,“很遗憾,他把这位苗族小战士的名字忘了,只记得大家给他的绰号是‘云贵川’。”杨成武将军还说:“那个小战士只有十六七岁,中等身材,眉棱、颧骨很高,脸带褐黑色,眼大而有神……”
 
 
 
但是,“云贵川”去了哪里?对此,杨成武将军的回忆录中没有提及,而长征史料中也没有任何的记载。人们也没有找到“云贵川”的下落,“云贵川”的长征仿佛在腊子口戛然而止。时至今日,“云贵川”的下落依然成谜。长征研究专家费侃如说:“当时贵州大约有1万人参加了红军;这些战士,大多在历次战斗中牺牲,还有很多没留下姓名;‘云贵川’是贵州籍普通红军战士的代表人物,他或许将成为贵州籍红军将士的代名词。”
 
“云贵川”这个名字太大了,云贵川是中国西南地区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的简称,概指西南时,“川”还包括重庆直辖市,但当时的那个“小战士”的确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英雄默默不语,他的身后却是我们英雄的土地和人民。
 
 
 
在后来的追忆中,人们发现,在飞夺泸定桥也有这位“小战士”的一份,因为,杨成武将军所在的红四团在当时被称为“开路先锋”,是在腊子口、泸定桥率先突破敌军防线的先遣部队,夺取泸定桥的22勇士、飞下腊子口的“神兵”都出自这支队伍。今天,在腊子口当地还流传着“腊子口上降神兵”的传说,但那不是什么神兵,而是我们的英雄的战士。
 
有人说,甘南草原是一面镜子,一面来自天空的镜子,而我们在地图上看到,甘南的玛曲一带,就像甘肃拿在手里的一面小镜儿,映照着川西高原与青藏雪域的风情。这面镜子,它也映照我红军部队当年长征的风情,前面的文字说,过占领腊子口,为红军脱离给养困难的雪山草地,顺利进入陕甘宁边区,实现北上抗日打开通途。而在红军越过腊子口这道岷山支脉迭山上的隘口后,毛主席说:“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文|路生)
 
 
 
参考资料:
 
1.叶运钧《红军长征的最后一个硬仗——突破天险腊子口》,神州,2003年;
 
2.《腊子口的“神兵” 是位贵州小哥》贵阳网,2015-01-23;
 
3.《腊子口战役:开辟北上通道关键之战》陕西党建网,2019-07-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成吉思汗的勇猛让世界发抖,为什么一次失利,几乎葬送了他的事业
下一篇:共产党女一号,主席称她小妹,小平为她证婚,丈夫是副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