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十八年奇事:一介草民绑架了县吏,一路畅通无阻地交给朱元璋

 洪武十八年奇事:一介草民绑架了县吏,一路畅通无阻地交给朱元璋


在古代,普通老百姓一般都不敢与县令、县吏起争斗,因为无论对错,最后的结局肯定是老百姓吃亏,受到县吏等人的打击迫害,正所谓“民不与官斗”。
 
而在明朝洪武十八年(1385年),在明太祖朱元璋刚刚建立大明王朝不久,却发生了一件奇事,一位普通的乡民,公然将县吏五花大绑之后,竟然还能一路畅通无阻地直达京城,将该县吏交由朱元璋处理,这是不是一件令人想不到的怪事呢?
 
 
 
一般来说,我国封建王朝的权力结构通常由封建帝王、文官集团、胥吏三级组成。
 
所谓“胥吏”,指的就是各级官府的各类办事人员和差役。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一辈子也难以见得上皇帝一面,也很少能真正的与巡抚、县令等官员打交道,平时和他们联系最多的是那些披着各种权力马甲的胥吏。
 
这些游走在基层、数目庞大的胥吏通常也没有什么文化,没有参加过科举,或者科举失败,只能在衙门里混日子,他们的生存之道便是向老百姓不断地索取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由于元代统治者不熟悉儒家文化,因而大量雇佣胥吏治国,到了明初,胥吏仍旧嚣张跋扈,甚至还发生胥吏殴打上司的事件。
 
 
 
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除了对跟他一起打天下的文臣武将进行了一番极端的处理方式外,也对数量众多的胥吏进行了处理。
 
在洪武十八年,朱元璋颁布了由他亲自写定的刑典《大诰》,里面有这样一条新规:
 
今后布政司、府、州、县在职的吏员,赋闲的吏员,以及城市、乡村中那些老奸巨猾的顽民,若胆敢操纵诉讼、教唆犯罪、陷害他人,勾结官府,为害州里,允许当地的贤良方正、豪杰之士将这些人抓起来,绑送京城。如有人胆敢中途阻截,则枭首示众!各处关口、渡口,也不得阻挡。
 
朱元璋这是为了对方胥吏而新创立的一种方式——“旁入公门”。朱元璋允许那些被胥吏剥削的急了眼的老百姓们可以从衙门侧旁的小门冲进去,把造成自己冤屈的胥吏们抓起来拿送至京城。并且,朱元璋还规定,沿途的官员们不得阻止,否则,我就枭首示众。
 
 
 
有了天子的旨意,自然就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故事发生在江苏常熟县,主人公陈寿六本来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乡民,每天过着自己的穷日子。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陈寿六得罪了当地一个叫顾英的县吏,于是遭到了顾英的打击,陈寿六家里仅有的口粮和来年的种粮都被顾英的爪牙抢走。
 
这位胥吏顾英平时就横行乡里,老百姓对他也是敢怒不敢言。顾英以为老实巴交的陈寿六也只是忍一忍就过去了,并不会翻起多大的事态来。结果他错了,因为他遇到了陈寿六,并且是在朱元璋刚刚颁布《大诰》的日子里。
 
 
 
陈寿六心中的怒火终于有一天爆发了,某一晚,陈寿六率领自己的弟弟和外甥冲进了“旁入公门”的门,趁着顾英喝的大醉之时,将其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然后连夜押送离开了常熟县,直奔京城而去。这事来的太突然,常熟县的其他官吏们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陈寿六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乡民,他在临行前,就已经让乡亲们找来了朱元璋发布的《大诰》,并随身携带作为护身符。因为,按照朱元璋的旨意,对持有《大诰》押送为害乡里的胥吏赴京的乡民,各地都要一路绿灯放行。
 
当陈寿六等人押送顾英到京城后,朱元璋立即将顾英打入大牢,朱元璋不仅没有处罚陈寿六等人以下犯上的罪过,还当面赏赐陈寿六银三十锭(相当于今天的几千元),其他几人衣服各两件,并免除了他们的杂役。
 
 
 
在陈寿六等人离京后,朱元璋在谕旨里,对陈寿六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大加赞扬,并号召全国的农民兄弟们都要学习这种敢与官场恶势力作斗争的精神。
 
在表彰里,朱元璋还说:“如果有人敢罗织罪名,搬弄是非,扰害陈寿六,我就将他诛族!当然,如果陈寿六自己仗持着我的名头而横行不法,为害乡里,也同样罪不容赦;但是,陈寿六如有过失,地方官员无权作出决断,必须将他召到京城,由我亲自审理。”
 
皇帝开了金口,陈寿六瞬间成了最耀眼的明星,在这种风气下,洪武十八、十九年里,在前往京城的各条驿道上,几乎时刻都能看到成群结队的乡民押着被绑的富豪或者胥吏往京城的方向赶去。
 
本文参考自:《灰色生存·中国历史中的生产游戏与权力博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努尔哈赤发现了古代士兵的心理,作战因素,所以很厉害
下一篇:三国武力猛将,不输关羽张飞,击退徐晃,吓退张辽许褚